第652章 你不过是襄王府的一条狗(1 / 2)

红楼襄王 飞花逐叶 5215 字 10天前

说话的人是李文钊,他是刚从外面回来。

刚才他出去见了邓安,后者向他传达了朱景洪的指示。

内容与这次的案子有关,要求李文钊查案时,别把襄王府牵扯进来。

原因很简单,只因朱景洪发现端倪的过程太离奇,根本不会让人相信。

反而世人会觉得,他朱景洪是在监视自家兄弟,如此对他的名声将极为不利。

所以这件案子,朱景洪给定了基调,让李文钊办成是偶然发现,这让后者此刻很是头疼。

王继阳插手这件案子,几分钟前他已得知,于是便匆匆赶来化解矛盾。

但他一到场,就注意到了许成,看透了对方是宦官。

宦官,牵涉到宫里,牵涉到皇家……事情就更复杂了。

李文钊首先要确定的是,王继阳书房了解事情全貌,是否在知道后还有立场。

“李副千户,你手下的人,果真是威风!”

“看来我得跟镇抚司请辞了,毕竟这南城千户所,已无我立足之地了!”

王继阳这番话,那也是集阴阳之大成,就差明着说要镇抚司告他李文钊,飞扬跋扈藐视上司。

说起来好像问题不大,但锦衣卫上下尊卑极严,足可以毁掉李文钊的前程。

此时李文钊一点儿不慌,只见他快步走到王继阳面前,拱手行礼道:“大人,此番案子干系重大,卑职才严令他们务必用心,没想到他们竟冲撞了您!”

“这都怪卑职管教无方,还请大人息怒!”

李文钊姿态放得很低,让王继阳心情稍微好转了些,但丢掉面子依旧让他难以释怀。

“你用心公事当然是好,然我锦衣卫的规矩,也绝不能被践踏……如任福才这些目无尊长之人,必当严惩方能以儆效尤!”

不收拾两个人,王继阳就挽不回面子。

没接王继阳的话茬,李文钊靠近之后,神色郑重道:“大人,有些话卑职必须如实相告,是这次案子非同小可……您最好不要牵扯其中!”

这话让王继阳稍微冷静了些,于是他便问道:“是何案子?”

李文钊答道:“大人最好不知道,否则必将麻烦缠身!”

“我只能说,此事牵连甚大,足可翻天!”

最后一句,李文钊说得很小声,几乎只有王继阳能听到。

连续被人提醒七八次,都说这件案子非同小可,此时王继阳终于被点醒。

当他压制住愤怒,重新思考此事时,才发现自己冲动了。

再细细一思索,他便发现了更多不对劲的地方,于是他回头看向了许成。

察觉到王继阳恢复冷静,许成便眼神躲闪起来,最终直接看向了一旁的门楼。

这时李文钊接着说道:“大人,如今卑职查到这事,自己都觉得无比棘手,您老还是别蹚这浑水了!”

王继阳沉默了,接着他又瞪了任福才一眼,随后说道:“即便有要务,还守的规矩却不能乱!”

“你的人自己管好,冲撞了我倒事小,若是消息传到镇抚司去,即便差事办得再好……也不会有好果子吃!”

听到这话,李文钊连连点头,随后呵斥身后几人道:“你们几个,还不赶紧过来,跟千户大人告罪!”

有了李文钊这句话,任福才几人不敢有丝毫怠慢,立刻小跑着上前跪在,跟王继阳磕头赔礼。

如此,王继阳总算挽回了些颜面,随后便冷着脸转身离场了。

许成连忙跟了上去,今天的事情若办不成,他基本上是死路一条。

“王千户,说好了帮忙,你这……”

“此案重大,我也不便插手!”王继阳沉声答道。

他几乎可以确定,许成这厮没跟他说实话。

“王爷那边,可还等着消息……”许成打算拿朱景润来压。

已经上过当了,王继阳当然不会再上当,于是他直言道:“烦请公公回禀殿下,就说在下力有不及,这次帮不上忙!”

“公公带来的银票,烦请您拿回去!”

即便许成不拿走,王继阳也得硬塞给他,他越想越觉得此事危险。

那李文钊是什么人?是襄王府提起来的人。

平日他处事低调,今日一反常态,是不是说案子牵涉到两家王府?

猜到这一点,王继阳更是悚然,冷汗不自觉从他后背冒了出来。

让他感到害怕的是,他差点儿站到了襄王府对立面,这无异于是自寻死路。

我收了许成拿的银票,会不会让襄王府以为,我是跟广阳王府一条心……王继阳越想越是忧心。

所以那些银票,他必须要还回去,许成不要都不行。

许成确实不想要,他现在已急得不行,只想赶紧出千户所去禀告情况。

但王继阳哪会让他走,愣是拉着去了自己的大堂,然后把银票塞给了许成。

许成连忙离开,随后飞速离开南城千户所,几分钟后他来到了一处巷子。

巷子里面,停着一顶灰布小轿,看起来是格外的不起眼。

然而许成停在了这轿子外,然后便跪下向轿子行了大礼。

“王爷,奴才无能,未能将刘三带出!”

没错,轿子里是广阳王朱景润。

刘三被抓若说出不该说的,把谋害三位嫡皇子的事抖出来,对朱景润来说无异灭顶之灾。

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

朱景润确实很有决断,所以提前他就决定好,如果许成带不出人来,他就亲自来南城千户所带人。

甚至不需要把人带走,只要当场把刘三弄死,死无对证下他将平安落地。

他这当然是在梭哈,但他知道若不抓住当前机会,再拖一阵连梭哈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我亲自去!”朱景润答了一句。

“王爷,能否再想想办法!”许成劝道。

因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许成是真在为朱景润考虑,此时的担忧也发自真心。

“走吧!”朱景润叹了口气。

语气虽是平和,却展现了坚定的态度,于是许成也就不再劝了。

客观来说,这朱景润确实是个人物,手段周密心性坚定且有决断。

他自觉不比任何人差,唯一可惜的是没从皇后肚子里爬出来。

否则,哪还有老四老六老十三的事……轿子里面,朱景润如此想到。

很快,朱景润的轿子被抬到了千户所门外,由许成亮明身份后轿子被抬了进去。

许成这厮专门记了路,他直接找向了刘三关押处,而不是再去找王继阳。

“千户大人,广阳王亲自来了!”

李文钊面前,任福才正在禀告。
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